“飞刀医生”被指控 呼唤制度更新
前不久,山西某医院一同手术引发高度重视。从北京天坛医院来到该医院对患者进行神经外科支架植入手术的医生,在收取患者家族预备的1万元现金时,被家族录像并告发。涉事医生和该医院帮助收钱转交的医生均被停职。这1万元是医患两边洽谈好的交给从外院聘请的专家的劳务费,也即一般所说的“飞刀费”,但患者家族以医生收红包为由进行了告发。关于“飞刀医生”的评论再次炽热。(12月10日《中国青年报》)医生使用周末或休息时间,飞往外地,或驾车行进数小时到其他地方做手术,这便是所谓的“飞刀”,即一般所称的院外会诊做手术。长期以来,“飞刀医生”是个涉嫌违规却见惯不怪的存在。说其违规,是因一些“飞刀医生”没走正规流程,私自“飞刀”;有的即使走完一切程序,是正常的院际会诊做手术,却直接收取患者家族的劳务费——依照《医生外出会诊办理暂行规则》,会诊费用应一致支交给会诊医疗机构,不得支交给会诊医生自己。我们对“飞刀医生”为何又习以为常?大医院医生去底层医院“飞刀”,一是对当地患者有利。他们能够免除舟车劳顿和异地就医的交通住宿等花费,在当地医院治病的报销份额也更高,更况且去大城市的大医院排队治病,十天半月未必排得上号。二是对底层医院有利。“飞刀医生”是医疗资源分配不平衡的产品,“飞刀医生”援助了底层医院,就可将患者留在当地,能添加底层医院的患者和收入;当然,“飞刀医生”也添加了收入。现在的关键问题有二,一是“飞刀医生”的医疗酬劳应怎样收取才合理,才让患者觉得不是天价,更不会以为“飞刀”仅仅医生挣钱的途径,不是患者救命的期望?二是会诊费付出究竟应不应该走正常程序,比方公对公转账?这些问题不处理稳当,当更多“飞刀医生”在手术成功后被患者倒打一耙,就或许使医生不敢再“飞刀”,底层医院也不敢请,对患者并非功德。据报道,2005年7月起实施的《医生外出会诊办理暂行规则》清晰了医生外出会诊的三种费用:差旅费,属医疗机构根据治疗需求约请的,差旅费由医疗机构承当,属患者自动要求约请的,差旅费由患者承当;会诊费,约请医疗机构付出会诊费用应当一致支交给会诊医疗机构,不得支交给会诊医生自己;会诊医生酬劳,会诊医疗机构应当依照有关规则给付会诊医生合理酬劳——是医院给酬劳,而非患者。14年前拟定的方针有显着严控院外会诊的意味,故给约请医疗机构设置许多责任,这恐怕是底层医院约请专家会诊,不肯走公对公的正常程序,而更愿让专家暗里会诊的原因吧,收会诊费简单沦为收红包。国家早就在倡议医生多点执业,14年前的方针已不达时宜。收费更是根据14年前的规范,如一般主任医生在当地会诊收费100到200元,外埠会诊300元到400元不等,不符合当时物价水平,况且医院还要提取办理费用。破解“飞刀”为难,需求相关部分及时修正完善医生外出会诊办理方面的规则,结合区域实践,规则一个大致合理、与时俱进、医患两边都能承受的办理细则与收费规范。在会诊费付出方法上,答应灵活运用多种手段,究竟患者的病况或许耽搁不起“走正常程序”。尤其是在“互联网+”医疗年代,长途会诊更需求树立合适互联网年代的规则。(李秀荣)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